第一章 崔毅

苍世之上 作者:严冬飞火

第一章 崔毅

      放在阳台裤兜里的电话,和床头柜上的pd反复响了n次,最终,醉酒的混沌梦境被扰醒,睡眼惺忪的眼睛,闪动了好几次才慢慢睁开,看到放在枕头边的黑色丁字裤和丝袜,崔毅猛然被吓醒,第一反应就是掀开被子看看自己的下身,还好,内裤还在。

    崔毅强挺着酸疼的脖颈,拿起pd关闭电源。当脑袋从新碰回枕头的一瞬间,又睡了过去,此时上午八点整。

    清晨的忙碌貌似并不关牛翔什么事儿,独自一个人在派出所的收发室拿着手机发呆,兜里的费列罗就剩下四块,不知道今天的糖衣炮弹是不是能蛊惑那个吃货,希望如此吧,看了看表,已经八点,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让她帮忙,名字的痛实在让自己难受,话说是哪个该死的,无缘无故成立个什么翔吧,真是日了狗了。

    钱耀文打开电脑,每日的必修课,看新闻,如果说什么能让自己忘记眼前的近况,也许只有早上八点钟,沉浸在各类国际时事当中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诊科主任敲了敲钱耀文的病房门,手上还拿了些什么东西,钱耀文抿嘴一笑,麻蛋,看来又有领导来视察,今天又要无聊了。

    操场格外安静,张顺从连部走出来,看着一辆辆卷着沙尘的运兵车由近而远,一脸微笑,心说“有你们受的了,不知道有几个能自己走回来。”

    心中正想着,左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然后对方问道,“怎么,张排,也想跟着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,是司务长马大千,张顺摇摇头,笑了笑没回答,眼角的余光冲操场最里面瞄了一眼,齐佩林正回身走进营部,本想过去跟老乡打个招呼,又一想算了,今天中午可以一起用餐。反手拍拍马大千的肩膀,回了连部。

    马大千跟张顺是多年的战友,知道张顺的为人,见对方没说话,也没多想,低头看看表,已经八点,准备去看看喜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如果世界照常运转,这些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,可世间万物皆有联系,时间看不到摸不着,却又真实存在,就在时间的车轮运转时,突变来袭。

    崔毅又睡了接近两个小时,懒散的睁开眼睛,透过开着的卧室门,瞄了一眼挂钟,深吸了一口气,思想斗争要不要起床。

    三月,滨城的街道略显干涩,春风夹杂的不是潮湿的海风,反而是一种干干的味道,透过遮光窗帘的接缝,外面的天空昏暗,只透着一点点懒散的亮,想来,又不是一个好天气。

    电话又一次响了,崔毅不得已从床上起来,看了看放在丁字裤旁边的名片,随手合着丝袜、丁字裤丢进垃圾桶,光着上身走到阳台,略显肥胖的身材,配上一百七十八公分的身高,打眼看去还算得上英俊的脸庞,因为睡觉而被搞乱的中长头发。

    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吴大叔,崔毅特意找滨城知名理发师,弄了个不太符合他这个年龄的发型。

    拿起电话,崔毅把脸贴着阳台窗户,没办法,谁叫这房子的构造,结实到手机信号都很难进来,也只有这样,电话才可能不会掉线。

    电话是崔毅的堂弟打来的,崔毅很奇怪,按照这个时间,堂弟应该也在睡觉,怎么这么早?

    “喂”略显烦躁的语气,透漏出崔毅有些不耐烦,毕竟完全可以睡到中午再起床的,却被堂弟的电话吵醒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可起来了,我都给你打八百个电话了”,无奈的语气从听筒中传来,说明堂弟满腹牢骚,这也没办法,毕竟跟一个上市公司打交道,各类灰色地带,搞的两兄弟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这帮老变态,昨天又折腾我到半夜,麻蛋的早晚有一天,找个有标的娘们让他们中,说吧,什么事?”提到合作方,崔毅满心都是恨,几年的合作可以说把崔毅搞的是五毒俱全,哦,有一点,崔毅不吸毒。

    听出堂哥语气不善,别墅不想耽误时间“上次合同的附加条款对方没批,今天一早就让我过去,你也知道那些条款是办公室反复推敲才定的,如果被否,公司会有很大的损失,我没敢做主,这才着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麻蛋的这帮王八犊子,昨天的酒是不是白喝了,八个姑娘,光糟蹋的啤酒就四箱,我@#!¥!@##¥………#@!@#¥……¥…。”一大堆脏话犹如跑火车一样从崔毅嘴里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钱我付了,好处我他妈也给了,剩下的你去谈,养办公室那些个人是吃白饭的?没有结果这生意就不做了,我他妈受够这份气了。”崔毅实在不想妥协,自己能做的已经都做了,剩下的就是看自己的团队如何去谈了,而带队的堂弟如果不能拿出结果,崔毅真想取消这份合约。

    电话另一端安静了一下,“好吧,那我去看看,但我真的不能保证结果,今早给我打电话的是市场部总监,”听对方的语气是准备放下电话了。

    突然

    “我c,什么情况,”崔毅被眼前的画面震惊,不自觉的又暴了一句粗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本想挂电话的堂弟本能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,我看看,楼下俩人在干仗。”

    “我c,哎呀我去,真尼玛狠,哎呀我c,”一连串的粗口,“这他妈是多大的仇啊?”

    “楼下俩人干仗,一个男的把一女的按地下就啃,我去,太尼玛狠了,血呲的到处是”

    “哎呀我去,这是抱他们家孩子跳井了吧?你等会儿,我打电话报警”

    “怎么地了,咋地了,到底咋回事”别墅不停的催促,毕竟法制社会,听到这样的新闻一定很震惊。

    “你等会,先别挂。”

    崔毅家住五楼,小区第二排,在第二排与第三排楼之间的停车道边上,一个男人推倒一个女人,没有任何征兆的开始撕咬,这一切说起来很慢,其实只一瞬间的事儿,不光如此,隔着两人不远,是小区便民废品回收站,废品回收员踉跄的跑到两人身边,一起撕咬着地上的女人,女人的嚎叫声无法遮掩的传遍了大半个小区,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声让人听起来汗毛直竖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声音,别人听到也许只是惊讶,崔毅看到的是真实的画面,看到整个过程的崔毅有些发傻,愣愣的站在阳台窗边,此时此刻无论多么聪明的大脑,也无法理解眼前的画面,毕竟从叫声中和那个还在撕咬咀嚼的废品回收员来看,这一切都太真实了。

    愣了大概5秒钟,电话另一头一直在等待。

    “强强,咱俩多久没一起打游戏了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了吧,过年的时候在你家玩儿过”

    “生化危机,生化危机”

    “咋地了,三哥,到底咋地了”别墅焦急的不停催问。

    “生化危机了,生化危机了”崔毅语无伦次的重复着这个基本上家喻户晓,风靡全球的恐怖游戏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,崔毅突然感觉世界安静了一下,这一刻的安静就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,宁静的时间只是一刹那,但紧接着附近马路上听到了连环车祸的声音,当,咚。

    整个事情发生,到到处都是噪音前后不过十几秒。

    “强强,到窗边看看”

    别墅的小名叫强强。

    崔毅一般很少叫别墅小名,如果叫,基本都是涉及高端利益的时候。

    多年的从属关系,也让别墅骨子里对自己的堂哥有着绝对的信任和服从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别墅因为工作需要选择了滨城中心区,靠近商业圈附近一所公寓,考虑别墅的情况,崔毅最后把自己投资的房产,低价租给弟弟。

    虽然是三月,大街上人流不多,但别墅的公寓毕竟属于商业圈与市政圈中间地带,人流和车流的密度大,不是崔毅靠近市郊的位置能比。

    突然响起的警笛声,噼啪的碎玻璃声,各种呼救与惊叫混在一起,如果用乱来形容,此时的街道已经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崔毅并不知道堂弟到底看到了什么,但听筒中传来的声音似乎完全印证了崔毅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哥,出事了”

    听到出事了,崔毅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因为远离了阳台窗户,电话声音变得断断续续,怕电话掉线,崔毅赶忙爬起,又跑到窗边。

    “冷静”崔毅在电话里大喊,这个语气不单单是告诉别墅,同时也是说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”崔毅强自镇定,同时问了一句堂弟,希望得到对方的肯定答复。

    别墅只略微想了一下,便回答。

    “知道,电话什么时候断不知道,首先确定灾变情况,食物,水源,食盐,武器,能源,联络家人,有可能等待救援,如果情况严重,想办法自救”别墅的脑子很快,马上明白了崔毅的想法。但紧接着,别墅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哥,我住12楼,现在外面一团遭,我估计,我走不出去,如果”

    “没有如果,也许只是你我楼下,情况并没有那么糟,你必须活着,必须活着,真的如果,那就等我去救你,你必须给我活着,好了,赶紧准备,我挂了,等等,旅游的时候买的对讲机,想着充好电,用最后一个频道,通话距离是三公里,现在准备,如果可能一会再联系”

    崔毅很干脆的挂断了电话,看着外面的血腥画面,崔毅有种想吐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刻挂断电话除了需要准备,崔毅更想平复一下心情,这个突然的噩耗,实在让人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崔毅曾经幻想过如果这样的末世降临地球,自己会做些什么,但真的事情临头,没人可以淡定。

    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拨通的第一个电话是母亲,崔毅并没有多废话,跟母亲确认了一下家附近的情况和家里的保姆情况,得知保姆今天休息,崔毅再三告诫母亲千万不要出门,在家里多准备水和吃的,不过以崔毅对母亲的了解,即使不出门,母亲也可以在家生存一个月,这和北方人猫冬的习俗有直接关系,第二个电话打给大姐,但是电话一直没有接通,崔毅很担心,因为大姐的公司在老家市中心,电话没有打通让崔毅很着急。

    第三个电话打给二姐,但接电话的是姐夫,这只是不过两分钟的时间,姐夫的家里就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接电话的姐夫语气十分着急“小毅,你快过来,家里出事儿了,张姨来家里,刚坐下就抓着我妈咬,到处都是血,我拉都拉不开,最后我拿凳子把她打晕了,我妈被咬伤了昏迷不醒,救援电话也没人接,110也打不通,我这正要给你打电话呢”

    崔毅听完脑袋嗡了一下,虽然心理有充足的准备,但事情发生在亲人身上,还是让人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姐夫你冷静,听我说,那个张阿姨刚被你打晕么”

    “对呀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打的脑袋?”

    姐夫略微思考了一下,回答“恩,好像是,开始拉不开,她还准备咬我,我躲得快,没咬着,后来拿凳子卡她的背,但她一点反应都没有,我看她把我妈手臂上的肉都咬下来好几块,急了就打的后脑勺,然后她就倒了!”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个,我姐呢?”血脉亲情,崔毅更关心的是自己亲姐姐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你姐在楼下,说到车里拿账本,去了一会了,现在也应该快回来了”

    崔毅一听姐姐不在家,心理着急,对姐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马上把那个张姨关到独立房间,无论她怎么叫门都不要开,搬运的时候注意她别醒过来,还有,你听我的,最好把大姨也关到她自己房间,把她们的手脚都绑起来,别问为什么,现在说不清楚,锁好门以后记得下楼去接我姐,带点顺手的家伙,如果有人袭击你,不用留情,一会电话还能打通,二姐回来给我报个平安,记住,如果大姨醒过来喊,必须听到她亲口叫你的名字再开门,否则,打死也不能开,听到了没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崔毅思考了一下,语气放缓说道,“记得过年时,在我家看的生化危机游戏吗?我估计的不错,应该和游戏里的场景大同小异,不过你别紧张,冷静点,也许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坏”

    听了崔毅的话,姐夫冷静了一下,之后问崔毅“小宇在幼儿园,我能不能”说道这里,姐夫语气停住,貌似等着崔毅给拿主意。

第一章 崔毅

- 言情365bet官方网站_365bet外围投注网_365bet官网什么样 https://www.yanqingxiaozhu.com